【德哈德】Sectumsempra

0 Comments

厕所分手梗,一发完
小德和小哈交往前提,攻受无差
部分引用了HP原文
ooc属于我
这篇已经在lofter上发过了
现在搬到贴吧来′_>`
活点地图上,那个属于马尔福的小点此刻正站在一个男盥洗室里,他身旁不是那熟悉的克拉布和高尔,而是霍格沃茨的幽灵——哭泣的桃金娘。
哈利盯着这不太可能的组合,没留神撞到了一副盔甲上。稀里哗啦的响声把他从沉思中唤醒了。他怕费尔奇出现,赶快冲向大理石楼梯,跑到下一层走廊上。他把耳朵贴到盥洗室的门上,但什么也听不见。他轻轻地推开了门。
盥洗室中传来一阵低低的哭声,他这些天来一直在悄悄跟踪的那个人,德拉科.马尔福,此刻正背对着门站着,他的手扶着水池边,淡黄色的脑袋低垂着,桃金娘温柔的声音自一个隔间里飘了出来,轻轻地安慰着马尔福。
“别这样….告诉我是什么事…我可以帮你。”
“谁也帮不了我,”马尔福说,全身都在发抖,“我干不了…干不了…办不成…如果不快点办成……他说他会杀了我……杀了我全家….”
 哈利心中猛然一震,脚像被钉在了那儿,他发现马尔福在哭——真的在哭,眼泪从他苍白的脸上流到肮脏的池子里。马尔福抽噎着抬起头,从破镜子里看到哈利正在身后瞪着他,他刚刚流露出的脆弱立刻就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冷酷和些许被看破情绪的愤怒——他抽出了魔杖,哈利也本能地拔杖自卫。
“啊哈,看看这是谁来了。”马尔福用一种奇怪的,慢吞吞的语调说着,手中的魔杖直指哈利,“我们的救世主波特,总是这么关心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人物的闲事。”
“别这样说,德拉科。”哈利的魔杖也指向了马尔福,但他的语气依然平和,“你为什么最近总躲着我?他们说你被打上了黑魔标记——但我不相信。”他撒了个谎,努力地掩盖自己也怀疑马尔福的事实,“有什么事情就说出来好吗,我想帮你。”
“帮我?圣人波特竟然想要帮我?”砰的一声,马尔福的魔咒打偏了,击碎了哈利身后的壁灯,他看上去完全被激怒了,“没有人能帮我!更不要说你了,救世主大人。”
哈利发出了一个无声的倒挂金钟,但马尔福挡住了这个咒语,又举起了魔杖。哈利一面挡住来自马尔福的一个个恶咒,一面嚷道:“德拉科,这就是你想要的吗?”他看着面前的马尔福,绿色的眼睛里有一抹哀伤,“你还记得二年级的那场魁地奇比赛吗?当时赫敏就怀疑你对游走球下了恶咒,我维护了你。”
“没想到你现在真的对我使用了恶咒。”
在一阵阵的剧痛中,哈利艰难地睁开了双眼,发现他正躺在医疗翼的床上,身上是他自己的睡衣,而游走球打断的那只手臂已经被完美地包扎了起来,悬挂在他脖子的下方,他用没有受伤的手支撑自己坐了起来,然后就看到了满身泥浆,坐在他床边打瞌睡的马尔福。
“波特你醒了?”感应到了床上人的动静,马尔福睁开了他那浅灰色的双眼,他看上去有些疲倦。哈利点了点头,厌恶地看着马尔福:“你怎么会在这儿。”
“我为怎么会在这儿?”马尔福苍白的面孔上浮现了红晕,情绪激动起来,“洛哈特那个**说要帮你治疗手臂,还是我阻止了他——然后把你送到了医疗翼!”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站了起来,“你的朋友们正在赶来的路上,如果你不想看到我的话,我现在就走。”
马尔福送我来的医疗翼?哈利陷入了尴尬的沉默,他从扫帚上摔下来时只顾着关注比赛的胜负情况了,在发现金色飞贼在自己的手中后便晕了过去,根本不知道是谁将他从泥泞的地上拉了起来。现在想来,当他刚被那只游走球砸中时马尔福确实有那么几分担忧之色…他还以为马尔福那是也是害怕游走球呢。
“对…对不起。”哈利感到一阵内疚,“这件事上是我误会你了。”他抬头望向要离开的那人,“谢谢你帮我。”
马尔福脸上的红晕更加明显了,他猛地冲出了医疗翼,在他离开五分钟后,罗恩和赫敏赶了过来,他们显然是知道了马尔福送哈利来医疗翼的事情。
“哥们儿,马尔福没把你怎么样吧?”罗恩忧心忡忡地说道,“那家伙绝对没安什么好心,赫敏觉得那只游走球就是他的杰作!”
“事实上。”哈利咽了口口水,他不知道怎么将马尔福其实是关心他这个事实告诉面前的两位好友。
“也许他并没有那么坏。”
“二年级?”马尔福发出一声局促的嘲笑,“那么久远的事了你还记得?”他的魔杖一点,哈利身后的垃圾箱爆炸了,“你该看清事实了,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。”
“我只是想弄明白你为什么从暑假起就一直躲着我!”哈利试了个锁腿咒,却从马尔福耳后的墙上弹回,把哭泣的桃金娘身下的抽水马桶打得粉碎。桃金娘高声尖叫,水漫了一地,“刚我都听见了,神秘人要你帮他做事,对不对?他用你父母的性命威胁你——”
“闭嘴!”马尔福怒不可遏,他猛地挥出一道红光,擦着哈利的头发打了过去,“你以为你懂什么,你什么都不懂,什么都不明白!你自认为你是救世主,可你救不了我,谁都救不了我!”
“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感受?你不说我怎么明白!”哈利忍无可忍,“德拉科,我们是恋人,恋人之间需要沟通!”
“恋人?”马尔福的面孔扭曲了,“这话可说的真漂亮,你又对多少人说过呢?我们的救世主大人。”他并没有放下他的魔杖,眼底的戒备也没有消除,“让我想想,那个泥巴种格兰杰?疯姑娘洛夫古德?还是红毛韦斯莱母鼬?哦,对了——”他突然疯狂地大笑起来,“还有那个秋.张!你不是教她守护神咒了吗?你们之间最美好的回忆是什么呢?”
“我只知道。”哈利努力地克制着情绪,握着魔杖的指尖微微颤抖,“我最美好的回忆和你有关。”
“波特,你疯了?”全身湿透的马尔福吐出一大口湖水,惊恐地嚷道,“你把德拉库尔的妹妹也弄上来干什么?你有没有想过腮囊草的作用是有时间限制的!”
“芙蓉没有出现,我不能把她撇在下面。”哈利喘着气回答,引起了马尔福新一轮的大嚷大叫:“你这个傻瓜,波特你简直蠢透了!你该不会把那首歌当真了吧?比赛怎么会真的让人淹死?”
“可那首歌里说——”
“那只是为了让你们在规定时间里回来!”马尔福说,“但愿你没有在下面逞英雄而浪费时间!”
“你们是睡着了,感受不到湖底下有多么阴森恐怖!”哈利又泄气又恼火,“到处都是拿着长矛的人鱼!等等,你怎么知道我是用的腮囊草?”
“….因为那是我拜托多比给你的。”马尔福别过了头,他的耳朵红了。
哈利一时有些说不出话,他感到自己的脸颊逐渐热辣滚烫起来,腮囊草是马尔福给他的….那个自大的人居然还能去拜托一个家养小精灵….还有,他最心爱的宝贝是马尔福…..
“波特,你怎么不说话了?”察觉到哈利的不对劲,马尔福的手在他眼前晃了晃,哈利一把抓住那只手,用力地将马尔福拉到自己跟前,吻了上去。
首先感受到的是嘴唇的柔软,逐渐地,一种热辣辣的感觉自张贴的唇传遍了两人全身。方才在水中沾染上的寒气一扫而空,两个人从从上而下地热了起来。
他究竟是什么时候心动的呢?
也许是在一年级的禁林,马尔福为他拎起那盏沉重的马灯时;是在二年级的医疗翼,马尔福为他细心地换上睡衣,盖好被子时;是在三年级马尔福和他一起按下时间转换器时,回到过去时;是几个月前的圣诞舞会,风度翩翩的马尔福和他一起跳舞,手放在他腰上时…..
“好了。”在这个纯情的吻终于结束时,马尔福干巴巴地开了口,他的手依然环在哈利肩上,“你这周愿意和我一起去霍格莫德吗?”
先发到这里
一会儿继续′_>`
dd
楼主加油
dd
人好少…有人看吗
有啊
dd
我回来了这几天狂补作业忘发了
“这就是你所谓的,最美好的回忆?”马尔福细长的手指抚摸着魔杖,发出一声刺耳的嘲笑,“想不到我们日理万机的伟大救世主,连这种不值一提的小事都记得清清楚楚。”
“够了!德拉科!”哈利再也无法压制愤怒了,他向马尔福发出了一个缴械咒,但没有打中,“你能不能好好听人说话?我是真的想帮你!还有,这对你来讲只是件不值一提的小事吗?”
“很遗憾,救世主您在我心中的地位并没有那么高。”马尔福挥动魔杖挡下来自哈利的一道道咒语,他的脸上是一种极其复杂的表情,“我恳请您高抬贵手,不要再管我的家事了!”
“你这是在说我们完了是吗?”哈利的语气微微发颤,“我们过往的一切什么都不算了是吗?你是不是真的被打上了——”
“****嘴!”马尔福的魔杖顶端发出一道雷电光束,直接把哈利掀翻在地,哭泣的桃金娘高声尖叫着,声音在瓷砖盥洗室里回响,“别打了!别打了!”
“你也是,闭嘴!”马尔福恶狠狠地大吼着,“你们都觉得特别懂我,是不是?你们谁尝过那个滋味,那种感觉?波特,你不是觉得我还喜欢你,不会对你用恶咒吗?” 他的双眼发出骇人的光芒,“事实是我不仅要用恶咒,还要用不可饶恕咒!钻心剜——”
“神锋无影!”哈利在地上大吼一声,疯狂地挥舞着魔杖。
刹那间,马尔福的脸上和胸口血如泉涌,好像被无形的宝剑劈过一般。他踉跄着向后退去,扑通一声倒在积水的地上,溅起大片水花,魔杖从他软绵绵的右手里掉了下去。
“不——”哈利大惊,脚下打着滑,摇摇晃晃地爬了起来,奔向马尔福,只见他的面孔已经变得鲜红,苍白的手抓着浸透鲜血的胸膛。
“不——我没有——德拉科——” 哈利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也不知道要干什么,他在马尔福身边跪了下来,徒劳地望着自己的恋人——也许是曾经的恋人了。马尔福倒在血泊中控制不住地哆嗦着,哭泣的桃金娘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叫:“杀人啦!盥洗室里杀人啦!杀人啦!”
门在哈利身后砰地打开了,他惊恐地抬起头:斯内普冲了进来,脸色铁青。他粗暴地把哈利推到一边,跪到马尔福跟前,抽出魔杖,沿着被哈利咒语造成的那些深深的口子移动着,嘴里念着一种唱歌似的咒语。出血似乎减轻了。斯内普擦去马尔福脸上的污物,又念了一遍咒语,现在伤口好像在愈合了。
哈利还在旁边看着,他还沉浸在刚才的悲伤中无法自拔,他们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?明明一直都是好好的….不知为何,在五年级毕业后马尔福就开始躲他,他的好友们说马尔福成为了食死徒,劝他最好和那个人分开。本来哈利是不相信那些话的,直到他听到了马尔福在斯莱特林车厢里和别人的对话。
也许从一开始,在禁林中他和马尔福被分到了一组时,命运就早已注定。他和马尔福终究不会有什么结果,却偏偏要一直纠缠不清。
在他发愣的时间里斯内普已经第三次施完了破解咒,半拖半抱地把马尔福扶了起来,可这时马尔福的一只手抓住了哈利,神志不清地念叨着什么。
“波特,波特,我…不会让他伤害你….划清关系…..”
“斯内普教授会带你去校医院。”哈利狠下心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,斯内普搀着马尔福走出去时,在门口回过头,用冰冷而愤怒的语气说道:“你,波特……在这儿等我。”
哈利丝毫都没有想到不服从,他慢慢站起来,浑身战栗,低头看着积水的地面,那上面浮着一朵朵红花般的血迹。他甚至没有勇气叫哭泣的桃金娘停止吵闹,她还在继续哭哭啼啼,但已越来越明显地带有享受的味道。
结束了….结束了…一切都,完了。
dd
没人吗…

楼楼加油,更新呐~有人的!超好看
楼楼更新了可以艾特我嘛?蟹蟹呐,麻烦了
dd。楼楼下次更文能艾特我吗?(期待)
啊啊啊,更新啊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